满肚子浓精涨走路调教 第一次进丫头身体

2020-11-18 22:16 · 新商盟在线

窗是房屋的眼睛…显示着四季变迁,阴晴圆缺…

夕夏常常觉得,自己可以在眼睛的附近…真是不太无聊…

青学后舍的林荫小道…经历了初秋到深秋的洗礼…已然有了更深的色泽…沉静又古朴…当然…这么想的其实只有她…

“哎哎哎…冬天就要到了…真不好呢…”身边的风间也靠着窗子,支着下巴,百无聊赖:“及川…你说是吧?”

“…有什麽不好?”墨发少女趴在桌上随意的问…

“唔…你不觉得太凄凉么?”淡蓝发色的少女缩了缩脖子…午休时分…大多数同学都不在教室……屋内格外安静…而在风间纱织看来…这种氛围再配合上这种季节简直可以称做冷清了…

“风间…我在北海道长大啊…按你说的,我岂不是从小就很凄凉…”墨发少女的语调平稳轻散,慢慢传来:“…而且啊,冬天能让人想起温暖的感觉…不是什么坏事…”

风间怔了怔:“…倒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古怪的说法…”

少女睫下懒眸轻眨…没有回应…

淡蓝发色少女揉揉鼻子叹息:“可是啊…一到冬天,好戏就没了…”

墨发少女顿了顿:“…你指什么?”

“阴冷的天气…凋零的树下…都不是表白的好时机好地点啊…很容易让人心生萧条感…”风间遗憾道:“如果是在春天…这条小路樱花漫舞…衬着蓝天白云…那才是青春懵懂意境吧?罗曼蒂克啊…”

“…这就是你从刚才一直在叹气的真正原因?”无聊到希望八卦的心情…原谅她…真的没出现过…所以无法理解…

“话也不是这么说…”风间撇撇嘴:“前一阵子每周都有几对在这里告白…被告白…接受…被拒绝…现在少了…就是有些不适应啊…”

不仅仅是不适应…应该说是很严重的失落吧…墨发少女忍住吐槽,默默松口气…好在少了啊…当那些少年少女在小道上上演着各自纷乱而友爱的青春时…她总是顶着惺忪眼…听着某女抵着下巴很有探讨意味的在耳边唏嘘评论…

“及川…你看那个女孩…好可爱哦~~怎么就会看上那个木讷的读书社社长呢?虽然人家成绩很好…也老实…诶…这么说来也有优点呐…”

“啊…这一对绝对是…美女野兽组合的…可惜喽哇可惜喽…太过不切实际…美女不会同意…厄…及川…我没看错吧…人家点头了耶…”

“不是吧…为什么温柔男都喜欢流氓女啊…那个可是…哎…诶…好像被拒绝了…可恶…更让人不爽了!”

……余音寥寥不绝于耳啊~~

“及川!!!”墨发少女一惊,回神,耳畔嗡响某人激动的嗓音:“好像有一男一女走过来了!!”

“……”不是吧…这样都能产生共鸣…早知道…她一定会遏制自己的想法…

“不知道这回是什么样的…”

半响…没听到叽叽喳喳评论声的某小娃极其不习惯的抬头…

淡蓝发色少女眼睛发直的盯着前方…金眸深沉…

墨发少女挑眉…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有着淡淡书卷气息的俊雅男子带着笑容…温和沉稳…对面脸红羞涩的少女捧着一个便当盒…尴尬而局促…典型的八点档剧目里常见的俊男可爱女…正儿八经的好戏啊…厄…好吧…就是其中一个主角讽刺了点…

某小娃垂下眼帘…开始思索是随口糊弄过去还是直接装看不见…

“及川…”淡蓝发色少女好不容易将眼光从窗外换台到某小娃头顶:“我觉得很不舒服…”

“…哦…”

“心口很堵…”

“…医务室不午休…”

“我以为只是单纯的迷恋…偶像一样的那种…”

“……”那男人长得的确可以说是偶像类别的…虽然涉猎范围小了点…

“现在我发现不是了…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你醒悟了还是沉沦了…

“…我要去告白…”风间纱织的金眸灼热如阳…

“……”外力作用果然对主观能动性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你不发表看法?”淡蓝发色少女发现自己在自说自话…

“…咳…好吧…你确定要在这个阴冷的天气?凋零的树下?”

“…那也没办法,现在不是讲究气氛的时候…”

“…恩…”

“你没有其他想法?”

“…那什么…不是说樱花漫舞衬着蓝天白云罗曼蒂克青春懵懂的意境比较好么?”

“…等到那时候…他早就被抢跑了!”

“…唔…”

“你不想提些建议?”

“……”墨发少女默默叹气,手向外一指:“你看着那个很刺眼?”

“…废话!”淡蓝发少女的眼眸有些寒…

“…我倒是觉得很养眼…”少女嘀咕两声…忽觉某女的寒气转移…忙摆手:“…开玩笑的…调剂气氛调剂气氛…”

比刚才更寒的眼神,似乎能看到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沁园春…

“好吧…”少女很识趣的做出鼓励的表情:“加油…总没错吧…”

“就这样?”风间金眸一凛…

“…你想让我给你□□上的支持?”

“……”风间抖了抖,吐口气:“…我们是朋友吧…”

“…这句台词是有事相求时必用的吧…”

“只是一个小忙…”

“…真的不是我敏感…这么说更让人起疑…”

“及川…这关系到我一生的幸福…”

“……”所以她担不起好不好…万一一个不小心…要她负责…岂不是很麻烦…

“及川…这对你真的只是举手之劳…”

“……”问题是举手之劳也要调动很多神经…她很懒…

“…算了…”淡蓝发少女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

良久沉默战…

终于…某小娃冷汗:“…能力范围内…外加以后所有家庭作业…”

不得不承认…风间纱织的确是话剧社实力派新秀啊…表情可以从黯然到神伤到幡然到欲泣…这还不算…居然可以循环播放…那个诡异啊…

“及川~~~我就知道!”淡蓝发色少女刚好卡在欲泣上,立马破涕为笑一个飞扑…

“…喂喂…□□支持要加价…好吧…我是随便说说的…风间…劳驾…把你的表情重复键掐了…”

——————————我是纠结要不要就此百合的分界线=o=——————————

虽说…有些人的确是禁不起刺激的…不过…连累别人殃及无辜真是不厚道啊不厚道…这样的感慨在少女对着笑得一脸阴险的某数据狂时…很苍凉的冒出来…

生不逢时遇人不淑交友不慎呐…

“资料?你不会问星野舞前辈么…”

“你以为我没问过?不光是旁敲侧击…明目张胆我都试过了…星野学姐和星野前辈他们没有交流过这种问题啊…”

“那么…岛谷前辈呢…”

“及川…我和他不熟悉啊…”

“我也不熟。”

“好歹你和网球部合训过啊!打探资料总可以吧?”

“也就是说…你拿我当免费探子?”

“…你的家庭作业啊!哪里免费了!再说…我不能自己去问吧?!”

“为什么不能?”

“……”

“……”

“你一定要我说么!人家…实在会不好意思啊~~~~”

她真的很想掀桌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难道…她现在就好意思啦?!再说,这样就不好意思,难不成接下去的告白还要她代劳么?!哎…好想吐槽…

“及川…”榴莲头少年带点兴味的上扬口音将少女从纠结的思维里拉回来:“如果我没听错…你是要知道星野部长的资料?”

“唔…对…数据方面…乾前辈当然是首屈一指的…”少女一脸豁出去的表情…谄媚的拍着马屁…

“重点是哪方面?”乾忍住好奇…很平缓的开口…

“…最爱的食物…兴趣等等…还有…厄…喜欢的女孩子类型…”很好…她想起了合训时候的小坂田朋香…越发无力…及川夕夏…你也有今天啊…

某男镜片过分反光…很是晃眼…慢慢的…光线在镜片角亮成星星一闪而逝…

“及川…你知道我的资料不能随便提供…所以,先说明资料的用途…”

“…很正当很青春很友爱的用途…”

“……”一般人听到这里就明白了…何况聪明如乾啊…少年推推滑下来的眼镜,控制声调问:“自己使用?”事情复杂了啊…原来自家部长才是不动声色的赢家…

“…前辈…”少女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误会了,她扶上额际,轻叹:“我虽热爱大好青春…却没那种精力…”

言下之意:别唧唧歪歪婆婆妈妈啦…快点给啊!

榴莲头少年顿了顿,大脑快速运转了几秒,恢复本色:“及川…老规矩啊…”

“…乾前辈…”某小娃的脸垮塌了一半:“你就不能当是帮个忙么?”

“…不懂利用时机的人是愚蠢的…及川,你觉得我会干这种事?”

“…前辈…你不用变相的夸自己聪明…”少女尽量扬起头,让少年感觉到她自下而上深埋其中的鄙夷…

“过奖…”某男面不改色毫无愧疚…

“……”是她的语调不明显还是某人的脸皮太厚,少女无力:“好说好说…前辈想要什么数据…涉及隐私可以拒答吧?”

“…啊…及川…你现在所干的事可没什么说服力啊…”

“……”风间…咱换一个好搞的对象吧…

“放心,不会太为难你的…”乾看着少女一脸忿忿又不敢发作的表情,笑得平和慈祥:“只要提供…手冢或是不二中某个人同样的资料…作为交换如何?”

不待思考…墨发少女果断的转身:“乾前辈…你当我没问过…”

刚迈出半步…乾凉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考虑清楚了,就行动吧,我的条件不变。啊,刚才忘了说了…星野莲的秘密资料…好像只有我有呐…”

这…恃才傲物的混蛋…天杀的!!某小娃面色发暗…就是无法回头反驳…

少年目送少女拖曳的脚步重重碾着走廊远去…笑得意味深长…

不管是他们中的哪一个…这样看来,是不是欠了他一份人情呢…

二年九班…

某男孩死死瞅着墨发清秀的少女良久,转头很认命的向教室内大吼:“不二!外找!!”内心不住默念:不嫉妒,一点都不嫉妒,麻木就好…

浅咖啡发色少年回首,向男生点点头,目光移向门口,眼眸一闪:“及川?”

某小娃扯扯嘴角,扬扬手中的几张照片:“哟…不二前辈…”

温雅少年笑吟吟的走近,接过照片,细细欣赏起来:“两天前的试装照么,真不错呢…不愧是专业摄影师…”

“啊,是啊…”少女深深点头,问题就出在这里:“…玲奈昨天乐坏了,衣服中选率大大提高…她拼命歌颂大家的功劳…还计划着下次合作…”所以她早已经决定以后见着红头发的绕道走…

“真期待呢…试装的时候很愉快呢…”少年依旧笑眯眯…

“……”看来以后见了你也得绕道啊…

“及川…”不二看着她,笑得优雅:“谢谢你给我送上来啊…”

“…等等前辈…”少女抿抿嘴,朦胧的黑瞳光芒一现:“你看我这么大老远的给你送照片…是不是有酬劳啊?”

大老远么?一年级的教室就在楼下吧…不二淡笑不语…

“你不说话就是默许啦?”某小娃在兜里掏了半天,翻出一个小小的笔记本:“前辈,请如实回答我的几个问题…当然,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句话…都…厄…关系到某个人的幸福与否…”

“……”貌似很严重的样子啊…不二挑了挑眉,轻轻倚在门边,做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咳咳…首先…喜欢的食物…”

“…啊,很多呢…及川,你是要请我吃饭么?”怎么…自己喜欢吃什么都能影响一个人的幸福?

“…前辈…我是个穷学生…请正面作答…还是说…”少女扫了眼虽然不在旁边却竖起耳朵的一干人等:“求助现场观众?”

“…Cajun料理,辣味拉面,芥末类等等吧…”不二不觉得这件事值得全班讨论…他拉着少女的手臂抬脚向外走去:“及川…到外面再问吧…”

“好…”少女边写,边翻开第二个问题…

两分钟后…

墨发少女翻开最后一页…看着题目,小声的叹口气…然后头也不抬…好吧,是不敢抬的开口:“不二前辈…有没有喜欢的人?或者说…唔…喜欢的类型?”隐私啊隐私…好吧…其实她也好奇…

浅咖啡发色少年顿住…他看着少女如墨的发顶,不语…

静默了三秒…少女挠挠头,自觉理亏的干笑:“前辈…不答没关系…没关系啊…”

少年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及川…我可以知道你这是要干什么么?从吃食到穿着喜好…无一不漏…”

据他对她的了解…并不觉得这么内敛…好吧…是懒的她有这种闲工夫…不去补眠…反而过来了解他所有的家底…搞得好像她仰慕他一样…少年思及此…忽然即不可见的皱皱眉…

“…前辈…我说是为了和平与发展你信不信…”

“……”摆明的敷衍语句怎么信?

“……”如果说了实话…为什么她有预感他不会说呢…

两人又是一阵沉默…直到…铃声响起…

“及川…”少年依旧微笑…

“是!”

“午休结束了…回教室吧…”

“哦…”某小娃添了添有些干裂的嘴唇…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这个问题先问了…如果他拒绝,省掉她后面多少口舌啊…

墨发少女揉揉刘海,暗自叹了口气…看看手里的笔记本…觉得还是交代一句为好…

“不二前辈…”某小娃抬头微笑:“打扰了…这些私人信息我不会泄露的…”

“哦~~原来及川是想珍藏啊…”少年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

少女释然的笑笑,拍拍裙子上的灰尘,转身挥挥手:“就当是一个全面X光照射…无病无痛啊…再见前辈…”

不二看着少女慢悠悠的转过拐角…进了教学楼…抬头仰视灰色的天空…张开了流光溢彩的眸子…仿佛阴天转晴…一片碧海蓝天…

心间的跳动慢慢平缓了…少年阖上眼眸…走向教室…忽然感觉空荡荡的…这才醒悟…那丫头…根本没留下照片啊…那么…他这是被算计了么?不二清润的脸上依旧带着惯有的笑意…有点无奈,有点溺宠…也有些萧瑟…

该怎么思考呢?他啊…连自己都不知道…这样的心情是不是喜欢…又要如何回答她的疑问呢?

风吹来…掀起了少年浅淡柔软的发丝…散了那抹茶香…

傍晚…

天色依旧昏暗低沉…

所以,某小娃的心也随着昏暗低沉…

她这种人,就是喜欢将心情归结于天气啊…不然找不到发泄的理由…

“及川,速度…”清俊少年抬眸轻瞥眼软趴在桌上的少女,再度低头看着手上的书页…

“……”夕夏撑起身子,看向了对面她最后的希望…沉吟了片刻…吸取了中午的教训…一鼓作气的开口:“手冢前辈…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对面的少年没有答话…

某小娃等了等,索性又开口:“…或者是喜欢的类型?”

少年依旧没回应…

教室里静默的可怕…

半响…

墨发少女泄气的揉上刘海…懒懒的趴回桌上…好吧…他懒得理会她的问题…能不能给个眼神啊…哎,风间…她这回真的是爱莫能助啊…

事实上…如果某小娃仔细看…就可以发现少年拿书的手完全僵住…隐隐有青筋…其中血脉流动四通八达…翻涌如少年的内心…

很久…久到少女完全放弃希望,开始看题时…

对面的少年开口了…声音低沉:“为什么问这个?”

“诶?”某小娃诧异了一下,权衡实事,在这样毫无希望的情况下…决定坦白从宽…于是将事情简略的说了一遍…印象中…夕夏觉得青学帝王不会去理会这样的儿女情长…抬头,却见他的眼眸专注而认真,没有一丝不耐…

只是,她描述完毕,冰山依旧无声…

少女摸摸鼻子,很识相的低头继续看题…

手冢静静看着少女墨发下清秀的脸…长长微弯的睫毛一闪一闪的像嬉戏的蝴蝶…慵懒安闲的气息就在这样的距离淡淡的飘过来…

少年默默将视线调向窗外…

“大概是…那种想一直在一起的人吧…”

清冷的声线带着飘渺的魔力如梦呓般响起…

少女没有想到少年会真的回答她…很傻的愣住了…只知道抬头看着少年棱角分明的清俊侧颜…美好的像是最清透的冰凌…透明而晶亮…

等夕夏意识到自己居然呆掉很久时…尴尬的撇开头干笑两声:“这、这样啊…好…哲理的回答…”

“还有其他问题呢?”

“诶?”

“还是你想先做题?”

“……”少女怔了怔,马上光速抽出笔记本:“请答题!”

一问一答的时间是很快的…

少女结束任务后…心情突飞猛进的好啊…

她抬头看着茶发少年清冷的面容,觉得有必要说些什么…结果…刚出口…自己就愣了…

“手冢前辈…真的是冰山呢…”

少年微微一颤…没有抬头…

少女摸摸鼻子,咕哝道:“厄…这个…要不要听听比较另类的解释啊?”收不回来就补救好了…

手冢抬眸,却撞进少女平和带着笑意的懒眸…怔住…

“啊…这其实也可以理解为是褒奖…”少女如画的眉眼细细的弯起,柔和的波淡淡的晕开:“冰山清澈透亮,表里如一,一眼就可以看到内心…非常的纯真…更何况还有足够的韧度和锋利的强度撞翻泰坦尼克号…厄…那是意外…我只是打个比方说明冰的强硬度…好吧…我换种说法…”

少女顿了顿…有些辞不达意:“所以冬天虽然冷,却也孕育出美丽的事物啊…前辈…你这样的个性的确是冬天的产物呢…冰山之誉有何不好?诶?前辈?”

对面的少年轻轻拍着自己的发顶,揉了一下…快速收回…

“做题吧…”声音没有波动…却轻柔了一些…

“…哦…”她要不要补一句…冰山的手掌心其实是很烫的…或者其实是冰火山?

教室又安静了…

大大的空间带着春天的暖意…润物细无声…

相关文章:

逗弄你的蓓蕾 女尊男生子难产痛苦

性感熟妇的荡欲高h全文 好涨轻点要胔坏了

快穿吃辣之旅御书屋 被黑人巨大进入经历小说

中华香烟网上哪里有卖的呀

武汉哪里有中华香烟卖?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