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条大哥书房 舒虞作品集

2020-11-18 09:28 · 新商盟在线

水里倒映着容婳苍白的面孔,却露出了一个脸都笑抽了忍得辛苦的模样。

扭头看了眼后面,还是叹了口气,继续看着水。

大小两个人都过去办事了,就剩自己在这里等着。

手心凝聚着那丝丝微弱的力量,真的是头疼死了,背后的风吹着冷嗖嗖的,角落里的东西总是在那里晃来晃去,老是觉得背后有东西在盯着自己。

有必要这样放着自己吗?

那个小傀儡就是慕容哲设下来看着她的,搞得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生怕自己去打扰他干好事。

拿出丹鼎,既然修炼不行那就让她给他长点灵力吧!

用补灵丹强化可能比较好,毕竟阿墨现在修炼很快,如果没有足够的灵力来支撑,怕是过不了多久就会因为灵力不够卡在一个不知道什么的地方出不来。

唉,多事之秋,真是报应来的太突然,挡都挡不住啊?

手指弹了弹,一株有些暗红的皇血草就出现在掌心中,略微迟疑后,手指一指,直接将药鼎打开,看了眼药,就着顶部的那盘中丢了进去。

因为灵力的作用,灵草被放入了鼎炉中央,一个响指,又扔进去一团火。盖上盖子,然后就坐等着丹药好了。

看着火焰燃烧的丹炉,内心纠结。其实,她不会炼丹,她也没有吃过丹药,因为不需要。不过她倒是教过别人炼丹,可教的时候,没有这么多麻烦,而且她只是说了方法后,让别人去炼丹药,然后给她看一眼她就知道到底好没好!

从来没看过丹药的炼制过程。

上次给夏濮墨炼黄金菩提子的时候。也是靠着扇子才炼成的。现在能不能练好这丹药,就看这丹药给不给面子了。

夏濮墨的呼吸凌乱而急促。

他的声音又低又沉,简单无比,却在慕容哲的耳边心间荡气回肠。

“……我是!”

夏濮墨环着慕容哲光洁的后背,怎么摸都不够,手臂越收越紧,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可他还是不愿放手。

慕容哲凑到夏濮墨嘴边,忽然道,“阿墨?”

夏濮墨亦回应他,“嗯!我在。”

目光转向他,慕容哲挣扎着伸出手来,抬起他的下颚,并把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

过了许久,慕容哲才和他分开一点点,反正就是不舍得分开,睫毛细细的擦着他的睫毛,低声道,“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怎么办?”

夏濮墨,“……”

慕容哲道,,“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这样说?”

夏濮墨道,“因为……你不会离开我!”

慕容哲有些发笑,“你就这么自信吗?”

结果,夏濮墨与他安静地对视了一会儿,慕容哲也摆出一副笑脸的模样,但是时间一长,脸都笑僵了,夏濮墨还是没说话,慕容哲立刻感觉到,有事发生了。

果然,下一秒夏濮墨直接放开慕容哲,拿过衣服遮住半裸着的身体,就从慕容哲身上起来了,慕容哲急忙拉住夏濮墨,“唉唉唉,媳妇,我错了,我错了。我不会离开你的。”

失面子事小,失媳妇事大发了。

夏濮墨还没离开就被慕容哲给拉回来了,夏濮墨赌气似的不看慕容哲,他也知道夏濮墨在生气,现在怕是不哄着点,以后就哄不回来了。

“阿墨~”慕容哲都快哭了,早知道就不这样了。“我就是一时嘴欠。”

可他还是不说话,“我就是开个玩笑,阿墨怎么可能离开我呢!”

夏濮墨,“……对啊,怎么会离开你呢!”

重新正视慕容哲,总是没个正型,吊儿郎当,不靠谱的样子,可这不就是慕容哲吗?

慕容哲道,“好吧,我以后再也……”

话音未落,夏濮墨忽然一手手将慕容哲的头捧过来,一手搂住他的脖子,动作粗鲁的压下去,两人就重新亲在一起。

突然,‘嘭’的一声打断了这和谐的一面。

慕容哲不满的想要喷火道,“谁啊!这么缺德?”

声音是从容婳那边传来的。慕容哲有些不满的看过去。这丫头片子又在干嘛呢?成天没事儿找事儿的想。

夏濮墨显得倒是挺平静的,但也只是表面平静而已,“她在那干什么呢?”心里还是挺担心的。

而且他们在这里面,能在这么安全的地方靠的都是容婳的功劳。

这么大的响动,他们也没心思干其他事情了。

“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吧。”说完夏濮墨就从慕容哲的身体上放开。站起来简单擦拭了一下,就穿上衣服朝那边过去了。

慕容哲则是心里难受,好不容易哄回来的人。又要送过去了,他好想捏死她,容婳,你没事找事吧!

而容婳这边正在努力把散发出来的味道给掩盖住,因为真的是太太太太太恐怖了。

真不怪她没有炼过丹,谁知道会是这个样子的。虽然说她一个不会炼丹的人在这简单随便的炼一下,但是。这味道也太厉害了,而且在成丹的时候,这爆炸的声音是认真的吗?要是照这样下去。还没等他把丹炼好。炉都要先炸几个了。这怎么能行,别人炼丹也会炸炉吗?为什么之前教灵犀炼丹的时候都不是这个样子的。

容婳将散发出去的味道收起来后,就到被炸得碎成渣渣的炉里找丹药,因为她已经闻到了一股清香,这是丹成的象征。

翻了半天,总算是找到了几颗,还好还有几颗,要是一颗都没有,那可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容婳。”夏濮墨的声音传来,容婳赶忙把碎片消失,然后非常优雅的转过来,应了声,“怎么了?”

夏濮墨走过来,看到这里没有想象中的那场面,有些奇怪了,“容婳,刚才那是什么声音?好像是什么爆炸了?”

容婳脸抽了抽,这都能听见,这声音得是传得有多远啊!

容婳尴尬的对夏濮墨笑了笑,“没事,我在试一试我的武器,看,就是这个。”

容婳立刻从空间里拿出一把短剑,看着这短剑,容婳的脸继续抽了抽,怎么就偏偏拿出这把剑呢!其他的呢。这短剑能发出那么大的声音。她都不信,更别提夏濮墨这个在人族待了这么久。

夏濮墨也是眉头一皱,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夏濮墨道,“容婳,你到底在搞什么?你在炼丹吗?”

要说刚才那声音,很像他曾经看到师父炼丹然后炸炉的场景,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容婳在炼丹炸炉,但是那声音就是这个,瞒不了他。

容婳叹了口气,“伸出手来,我有东西给你。”

夏濮墨依言伸出手,不知道容婳到底要干嘛。结果她给了立刻丹药。

她居然给了她丹药,没想到她手上还会有这么珍贵的丹药。早知道这个大陆上木火双修的人已经不多了,能炼丹的除了几个老头子,就是几个世家才有,若是想要丹药,那必定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其他大陆倒是有,可是首先你得有本事过去,空间传送的灵石根本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够负担的。

容婳这随意拿出的丹药,是……什么!?

原谅他真的不认识这是什么。

丹药是蓝色和绿色交融的颜色,但是又有些透明,跟上次黄金菩提子炼制的如出一辙,丹药里也有一缕微微舒展的药草,外面也有丹纹。虽是如此,他还是不认识。

夏濮墨,“容婳……这是什么?”

容婳看了眼,他不认识这是什么吗?难道自己炼错了,不是这个。“补灵丹啊,不是这个吗?”

夏濮墨有些错愕的看着容婳,简直不敢相信手里的丹药是补灵丹。不怪他不相信容婳,可是这丹药长得也太差强人意了吧!还真是他没见过世面,厉害的人炼来的都长这个样子吗?

夏濮墨道,“补灵丹,以绿色个蓝色为主,常常以蓝色为最佳,绿色居后,可你这不是蓝色也不是绿色,还……”透明。真的是很难让人相信这就是补灵丹。

容婳看了眼,不是吗?

虽然不敢相信,因为容婳已经没有扇子了,照她的说法她也没有以前那么厉害,已经炼不出以前那么厉害的丹药,但是事实在眼前,容不得他不信啊!

夏濮墨道,“容婳,你再炼一次……”

“不行!”

话音未落,容婳就直接打断他了,容婳有些意外,炼一次就够了,等下次找个安全的地方再炼也行,但是在他面前炼丹,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觉得自己的反应还是过激了些。立刻虚弱的看着他,解释道,“我炼制这个已经很累了,没时间再炼,所以等我下次炼的时候,再给你看吧!”

夏濮墨沉下眸子,她这还是不相信自己吗?

容婳不知他在想什么,慕容哲已经穿好衣服,走过来,看着低沉的夏濮墨立马对准容婳,“你又在干什么?”

容婳真是冤枉,我又做什么了,“……”

慕容哲走过来,想和容婳理论一番,夏濮墨却拉着他,摇摇头。慕容哲也知趣不再说话。

拉着慕容哲就走了。容婳在背后补充道,“补灵丹,记得吃啊!阿墨。”

补灵丹!慕容哲一个愕然,她居然还会炼丹,不简单啊!

他们走后,容婳又恢复那副冷漠的表情,眼里的情绪竟然看不透,若是慕容哲在这里看她,必定会回忆起一些隐藏在他内心深处的秘密。

容婳摆摆手。又是那团黑烟出现在她后面。

“公主。”深渊跪地道。

容婳见他们走远后才与他们背道而走。深渊亦跟上。

容婳道,“鬼老他们有什么动作吗?”

深渊道,“公主,最近他还挺安静的,似乎看不出什么,估计被公主重伤后还没养好。”

容婳可不信他会慢慢养伤,“哼,他要是能安静的养伤,那他就不是鬼老。”

深渊惊愕,难道我漏下了什么吗?“公主,我一刻都没有离开。”他真的一步都没有离开,守在那里,打探消息。

容婳边走边道,“你是没离开,可是……这并不能妨碍别人到他那里去。”

别人?

“鬼夏一直在魔族。”从未离开。

容婳停下来,“……不是她。”

深渊道,“那是……”

容婳侧脸看着他,“鬼老有岂止这一个女儿。”

鬼老还有其他女儿吗?

鬼老的确还有其他女儿,而且这个女儿早就离开魔族了,跟他那个父亲一样,充满了野心,可惜当时没有跟鬼老一起进入神族,否则,这个女儿的野心怕是要超过他的父亲了。

深渊有些担心道,“公主你现在没有了燕歌涟漪图,若是她来找你,怎么办?”

容婳冷笑一声,“我的扇子丢了,除了你我,冥王,还有那两个人,谁知道呢?”

相关文章:

性过程描写得仔细的小说 和妈妈真心相爱在一起

软中华香烟1,2开头的和3开头的到底有什么不同

为什么我的新商盟一直登录不了?

大家好 。我是一个80后青年,因不满现状的生活,想进入,江苏烟草公司做销售工作,请问还需要人吗 ?30

感觉老公和妈妈关系不正常 结婚前几天把前女友干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