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情深陆先生我要离婚 重生一九八五

2020-11-18 23:32 · 新商盟在线

里尔是想卖掉利希施泰纳换钱的,当然,最终价格越高越好。

起初两次报价多特蒙德回应得都挺爽快——第一次他们拒绝多特蒙德的报价时,对面十分钟后便将价格提高到85万欧元,第二次提高至90万欧元时也只用了十五分钟。

这让里尔感觉还有提价的空间,不过他们不是很清楚多特蒙德方面的底线在哪里。第三次欲拒还迎后,德国那边突然就没了回应,里尔的体育经理心越来越凉。

交易会不会……黄了?

五个小时,里尔终于收到了多特蒙德的回复。他们看着佐尔克的字字句句,眉头紧蹙,一起商议许久后无奈地摇摇头。

看起来多特蒙德不愿意拿出更多的钱,而且他们还找了不少备胎,也不怕买不到瑞士人。

要么点头答应要么等下家,但目前正式发出的报价的却只有多特蒙德一家俱乐部。

只有接受这个价格了……仅仅过去一年,利希施泰纳的身价就涨了百分之五十多,他们还是赚了不少的。

多特蒙德,佐尔克收拾着公文包正打算回家,这时候传真机运转的震响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走过去取出自动打印好的文件一瞧——噢,这事儿成了。

佐尔克掏出手机,笑着拨通严景的号码。

世界杯小组赛即将展开第二轮,在东道主德国所处的A组中,揭幕战中他们凭借小将拉姆开场五分钟石破天惊的远射,克洛泽的梅开二度跟第八十七分钟弗林斯的反越位绝杀,以4-2的比分取得开门红。

多特蒙德青训营三号出口是训练营的后门,以往躲避记者时严景就常常从这条路溜出去。在这道门前不远处,还有一个露天球场,正式训练结束后,他跟格策通常就是在这里加练。

他们会在两人一起种下断枝的地方约定见面,一年的时间过去,它已经与最初有了巨大的差别。

种下这株小枝桠后,格策跟严景都没有特意去照顾过它。它展现着植物顽强的生命力,拼命汲取土地里的养分供给根部,再不顾一切的在此深深扎根。

一天一天过去,这棵小树已经长得比格策还高一头。它挨过最难熬的寒冬,原本透露着死亡气息的冰冷霜雪在春阳的微笑下逐渐融化,富含营养的雪水是对顽强坚持者最好的馈赠。吸收了足够的养分,片片新绿的叶摇晃身体破芽而出,心怀感激地覆盖住将它们带到这个美丽世界的纤细枝干,令树木躯干不再受风吹雨打之苦。

“头儿!”

伴随低鸣的汽笛,充满活力的熟悉声音从远空悠扬而至。站在小树边的严景偏头望去,一辆普通的私家车从道路奔驰而来,有个小脑袋探出车窗跟他打招呼。

一听到小家伙的声音,严景就忍不住笑开,他高抬手臂朝车子挥挥手。

尤尔根·格策很快将车倒进旁边的停车场,旋即格策一家开始下车。

坐在副驾驶的格策第一个下来,他径直朝严景奔去,正打算像以往那样一头栽进严景怀里,突然想起今天他的家人们也在,猛地止住脚步,向严景展示了他漂亮的急停技术。

习惯性张开双臂的严景正准备接住格策,没想到小家伙这回却意外地矜持了起来。

严景瞟眼正朝他走过来的格策一家,又移回视线瞅瞅朝他不好意思笑着的格策,心领神会地把抬起的手落到人脑袋上。

“马里奥,你好像又长高了。这应该不是我的错觉?”

格策闻言嘚瑟地点点头:“当然!我已经快要超过法比安了!”

已经逗过格策很多次,严景仍旧对此乐此不疲,他摇摇头一脸遗憾地指着身边的小树。

“可这个伙计长得似乎比你更快。”

格策随着严景的手指看过去,小树枝桠迎着太阳自信地招展开来,阳光映着油亮的叶片通透得仿若祖母绿宝石。

才一年的时间,居然就这么高……格策鼓起腮帮子:“没人能长过它的!说不定明年它就比头儿还高了!”

这个时候尤尔根已经领着其余两个儿子走了过来,他拍了拍格策的脑袋,然后朝严景大方地笑笑。

“景先生,谢谢你平时这么照顾马里奥。”

“叫我严就好。”严景微笑着摆摆头,在格策父亲面前对格策不吝赞美之词,“我从刚开始成为马里奥教练的时候就很喜欢他,马里奥的天赋会让所有教练眼前一亮,而他的努力则会让所有球迷都喜欢上他的。”

严景平时很少直白地夸格策,这次又是当着格策的家人,听得格策是心花怒放唇角止不住地上扬。

自家儿子被一线队的主教练这么夸,尤尔根也禁不住有些不好意思。他挠挠头发,一个不小心就把格策千方百计想藏起来的小心思泄露得一干二净。

“哈哈,马里奥还需要更多锻炼。平常他老是在我耳边念叨想赶快长高长状,然后重新回到你手下踢球。”

尤尔根讲到这里,格策整个人已经彻底僵住,脑袋顶有热气升腾飘散。这时候尤尔根身边的法比安·格策没有颜色地插嘴补充道。

“而且,我晚上起来上厕所时经常从门缝里看见马里奥拿着手机,像个待嫁少女一样自言自语,说什么‘头儿可能睡了,我到底还要不要打过去’……”

这些话传入严景耳中,因为格策这好笑又迷之可爱的举动,他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

“法——比——安!”

严景的笑声更是让格策整张脸都红得跟蒸熟的番茄一样,反应过来的他恶狠狠地冲向他的亲生哥哥,将对方撞倒在地。

“你竟然从门缝里偷窥我!”

没有一点点防备就被撞翻在地的法比安觉得自己实力无辜:“你自己不把门关紧,还说得那么大声,能怪我吗?!”

严景掏出手机点开相机应用,他忍住大笑出声的冲动喊了声:“马里奥,看这边。”

格策闻声扭头看过去,这个瞬间严景按下拍照键,将这幅画面定格下来。

手机背面的镜头让格策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蠢样子被严景拍下来了,他连忙撑地站起来,小跑着过去试图夺下严景手中的手机。

“头儿,我知道你拍了照片。删掉,快删掉!”

严景当然不会乖乖就范,他把手机高高举过头顶,任凭格策围着他如何上蹿下跳也不给他机会。尤尔根跟法比安,还有年幼的菲利克斯看到这一幕,都毫不留情地对着他们的家人笑出了声。

啊啊啊啊好丢脸啊还是在头儿面前!

扒拉着严景却死活够不到,再加上众人的笑声,格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等着吧混账法比安回去就把你偷藏在床底下的小黄书拿去喂狗!

一番热闹后,他们进入了威斯特法伦球场。因为是世界杯,南看台被改造成普通看台,尽管没有平常那样的气势磅礴,但仍旧足以令对手胆寒。

克林斯曼仍旧重用新人,波多尔斯基、施魏因斯泰格等小将悉数首发登场。上半场开始不久,波兰队球员克日诺维克就因为铲倒施奈德得到一张黄牌。

开场九分钟,本赛季德甲金靴获得者克洛泽接巴拉克传球突入禁区,可惜小角度的左脚射门被波兰门将博鲁克扑出。

波兰的防线较为稳固,此后,两队陷入僵持,裁判中场结束响起时都没能打破僵局。

“德国队在首战时轻松地击败了哥斯达黎加,而手波兰则告负厄瓜多尔。如果波兰想小组出线,本场比赛绝对不容有失。”中央电视台在现场解说比赛的黄健翔表示,“波兰在小组首场失利后,队中发生一些骚动,球员们的士气似乎也受到了一些影响。”

一旁的张路点点头:“而德国队这边有利好消息,他们的核心球员巴拉克伤愈复出。虽然从上半场的情况来看还没有恢复到最佳状态,但他仍然让波兰的防线吃尽苦头。”

十五分钟的中场休息结束,下半场比赛重燃战火。

就如严景所说,德国队在下半场加强了两翼起高球,这让波兰队的防线不太适应。而波兰中场索伯勒夫斯基被红牌罚下成了全场比赛的转折点,此后多一人的德国队攻势更盛,克洛泽和巴拉克相继打中横梁。

现场不少外国媒体都摇摇头,德国队今天的运气实在不怎么样啊。

“头儿,我看了昨天的《多特蒙德晚报》。”看台上,格策看着克洛泽跟奥东科尔的补射都相继被扑出,双手放在大腿上紧张地咽了口唾液,“你说这场比赛对于德国队来说过程绝对不会轻松,现在看来的确是这样的。”

严景见格策这么紧张,索性覆住格策腿上的手安抚道:“是的,但我还说了德国队最后会获得胜利。别担心,马里奥。”

格策感受到严景手上温度,在夏天里更显火热。小家伙抬起脑袋对上严景的目光,他深吸一口气,突然感觉这没什么好紧张的。

头儿说德国队能赢,那就一定能赢。

比赛一直胶着到最后,少一人的波兰队顽强的程度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就当众人都以为比赛会以平局收场时,伤停补时最后一分钟,德国队的诺伊维尔却终于对准波兰队的咽喉一击致命。

而为诺伊维尔送上助攻的正是曾经效力于多特蒙德的奥东科尔,克林斯曼在比赛第63分钟用他换下了弗里德里希,这个换人收到了奇效。

因为这个进球,威斯特法伦球场里的所有德国球迷都跳起来,镜头里净是尖叫着相拥亲吻的人们。

严格意义上来说,严景不算是德国球迷。在国家队方面,除了祖国球队他没有特别的偏好。

他不像其他的球迷那么激动,不过严景还是抱紧了向他扑过来的格策,与其余人一同大笑着庆祝胜利。

“头儿!我就知道德国会赢的!”

相关文章:

软中华香烟050819402229什么意思

山西运城平陆县那儿卖520烟和老船长烟的,知道的速度告诉下,悬赏20

紧急求助:新商盟进入卷烟超市到选墙上的目录订单时就提示:获取卷烟信息失败.请重试30

南京雨花石香烟多少钱

福建烟草待遇如何,麻烦各位讲解一下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