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第一次说说感受 还珠格成会宾馆楼尔康干金锁

2020-11-19 09:24 · 新商盟在线

南宫云一整晚的时间也没闲着,琢磨菜式,各种经营模式,开张的广告,外面整个景王府的人都出动,可她依旧窝在自己的小阁楼内,两耳不问窗外事。

若不是秋香出门碰巧遇见了王府的侍卫带着人四处巡逻,恐怕要等到一个离家出走被炒得满城风雨的时候才会知道。

“小姐,小姐不好了。”她扶着门框喘气,南宫云从忙碌中抬起头来淡淡瞥她一眼。

“何事慌慌张张,天塌下来不是还有房顶么?”

秋香拖着疲惫的脚步,停在南宫云跟前:“王爷已经出动了所有景王府的人来找你了,如今大街上都是,百姓都吓到了,还以为是追捕逃犯呢,若传到别人口中,小姐你的名声还要不要?弄不好是要被皇上问罪的。”

“哼,此等丑事,王爷怎有脸说出来?咱们可是他亲口赶出来的,若出了王府大门,便不准回来一步,如今这大张旗鼓的又算什么事,别管,让他找去。”她脸上仍旧是不咸不淡的表情,手中写着菜单的笔也不见停。

“可是小姐,你是真打算以后都不回去了?”秋香急得直跺脚。

南宫云不以为然:“回去看他跟那白莲花眉来眼去?卿卿我我?可没那么好的心脏,给眼睛添堵,这里不好吗?高人一等,随心所欲。”

“小姐,你毕竟是景王府的王妃,不可如此任性,再说王爷若是知道你出来当商人,一怒之下将这酒楼封了,将来我们要去哪里?”

“这倒是真,我险些忘记,你等着!”她抽出一张白纸,笔头戳着下巴,想了片刻,挥挥洒洒的在上面落了几行小字,吹干墨迹之后,装入了信封。

“将这个交给王爷,让他不必担心,好好养身体便是。”

秋香咬着唇,眼神幽怨的看了南宫云一眼,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视线。

司马凌晨见到了南宫云的亲笔信,脸色铁青。

司马凌雪站在一旁,见他额前青筋凸起,忍不住笑道:“九弟这是被激怒了?那日落水回来她就离家出走,可是你做错什么事情?弟妹的性子还不至于这般小肚鸡肠吧?”

“哼,本王不过是说了一句敢踏出王府大门一步,就别回来,没想到她竟然还真的敢走,四哥,你见过世间有这样的女子吗?三番两次的顶撞我不说,如今还蹬鼻子上脸?如何能忍?”狠狠将信摔倒他手中,司马凌晨怒气冲冲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司马凌雪修长的手指动作优雅的将纸张打开,唇边的弧度渐渐拉开,看完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九弟,不是四哥说你,这弟妹性子刚烈,自尊心又强,绝不是那种依附男人而活的寻常女子,你这般言辞,她是巴不得离开王府,哪里还会忍气吞声?”

“果然如此。”

“依你之见,你去将她请回来呢?还是就此放任不管?”他敢保证,南宫云离开了景王府,过得的定不比如今差,说不准还十分逍遥得意。

“四哥?让我去请她回来?分明是她任性做错。”

“女子的心思可不是这般想的,你若是不去,她便如信中所说,待得你想去那日,人已不知在何处。”

司马凌晨气得俊脸铁青,可一想到从此见不到她人,瞬间心底又像是缠绕了无数的丝线,喘不过气。

“还是过两日吧,她并不喜欢王府中沉闷的日子。”

司马凌雪摇头:“你心中果然有她,但还是小心为妙。”

南宫云吩咐叶成将工人都召集过来之后,开始指派工作,各自打扫卫生,出门添置杂物,厨子则全部被叫到了厨房,她开始将自己研究出来的菜单拿出来,一道一道的让人练习,最后亲自试菜,结果是从早上吃到晚,一整日的时间,不管是叶成还是工人们,个个都摸着圆滚滚的肚子竖起大拇指,若要问起味道如何,只有一字——好!

牌匾也在第二日的时候送来,用红布蒙着,上面几个烫金大字让南宫云十分满意,一看就比万里飘香霸气!

开张时间定在了两日之后,上上下下的已经准备妥当,她担心到时候会忙不过来,又重新在招揽了两人到后厨帮忙,还找了两个小二,工人们都觉得十分惊讶,毕竟这还没开始做生意,工钱照付,比别的地方高出一半不止,还能有这么多人一起干活,根本不会累啊,他们都担心这生意能长久吗?

南宫云吩咐叶成召集众人开了会,但她并没有露脸,为了日后的安全着想,还是暂时隐瞒身份比较好。

叶成也按照她的原话,宣布了日后的规矩还有工钱工作的安排,众人听完都表示不担心,因为这里是提前支付一个月工钱的,就算是酒楼倒了,也绝不会拖欠一分钱,一时间,大家都感叹老板人好之余都不禁纷纷好奇对方的身份,只是叶成很淡定告诉了大家,老板不在京都,大家只要安心工作就行了。

第一日南宫云安排了演练,还让人到酒楼茶馆说书的地方散播了一些谣言,传说新酒楼中竟然可以抽奖,幸运的还能免费吃霸王餐。

起初大家都是不信的,也有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思,因此到了开张的那一日,场面异常火爆。

南宫云一直呆在小阁楼,叶成经商多年,虽然是第一次遇见这种场面,却处理得井井有条,能力卓越。

络绎不绝的客人挤满了食通天的大厅,幸亏南宫云聪明提前准备了一个外卖窗口,新鲜的经营模式,让人眼前一亮的菜式,这一切都成为了人们争抢的理由。

虽然价格贵得惊人,依旧抵挡不住人潮,京都的好处就是权贵多,有钱人多,打出名声以后,别人吃的就是名气,面子,谁还会在意价格?

南宫云算计着别人的消费心理,开始算账,一个上午的收入已经差点让她数钱数到手抽筋,连秋香都止不住惊叹,起初她还觉得酒楼这么贵,真的会有人吃吗?一顿饭菜都抵上寻常人家一年的费用。

可没想到非但无人挑剔价格,更甚至是一个空位都难求,那些幸运中奖的,更是乐得合不拢嘴,扬言以后都要带朋友过来这里,尝尝这般新鲜美味的酒楼。

万里飘香的掌柜站在食通天的门外,看着里头座无虚席,不断伸手擦拭着额头冷汗,这才第一日,自己原先京都最豪华高档的酒楼就被人家给比了下去,往日的门庭若市到今日的寥寥无几,落差可谓异常明显。

抬头那一看,烫金大字豪华霸气,在灿烂阳光下闪闪刺眼,三层半的小楼更是设计独特,吸引了不少来往行人的目光。

这可如何是好,继续下去自己的生意还要不要做了,看来要回去通报一下主子,看看背后究竟是什么强劲的对手。

一天的营业终于结束,那些小二厨子们都累得瘫软在一旁,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笑,眼中充满了光芒。

沈漓吩咐叶成每人给了一个红包,众人心中更是感激,发誓定要努力的工作,才能报答老板。

秋香咬着唇,不解的问:“小姐分明给他们的工钱已经比别处地方高出一半不止,为何还要发红包奖励呢?”

南宫云从银子堆中抬起头来,笑道:“这你就不懂了,花一点小钱可以收买人心,让他们干活更有冲劲,更加认真,客人也会感受到热情的服务。”

“可是如今天都已经黑透了,小姐不是答应王爷今日回府吗?”

“啊呀,我怎么忘记了。”她敲着自己的脑袋,皱起眉头:“这可怎么是好,今天就要回府,我可告诉你,回府之后不准跟任何人提起我出来开酒楼的事情。”

“奴婢知道了。”

“你快下去把叶成给我叫上来。”

南宫云交代好事情之后,便差人到了景王府通知司马凌晨,自己则到了万里飘香等人。

只是她没料到,才踏入酒楼的大门,司马凌晨仿佛从天而降,一袭白衣挡在身前。

温和如玉,俊雅迷人,这才几日不见,简直帅得要迷死人了好不好!

“你……你、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爱妃果然在这里,我早料到你对这家酒楼情有独钟,是以特地等你一同回府。”

司马凌晨唇角含笑,一手揽着南宫云的腰,借力将人朝楼上带。

“哼,王爷可没忘记自己说过的话吧,这是要食言而肥?”努力推开他的手,南宫云瞪着眼前温雅帅气的夫君狠狠道。

“哦?如今你是打定主意不回府了?还是要本王进宫跟皇奶奶好好说说此事?”

“你……”她转身指着司马凌晨,被他一把抓住手指,用力一扯,猝不及防落入温暖怀抱。

“松开,流氓!”

司马凌晨顺手推开门两人就倒在了地上,南宫云趴在他身上,一时之间对着那张人神共愤的脸,脸红心跳,险些被迷惑。

“你今日到底是回府还是不回?”司马凌晨优雅的起身,丝毫不见狼狈,慢条斯理的整理身上衣衫。

南宫云很是坚定的摇头,是你将我赶出来的,凭什么要回去。

相关文章:

如何鉴别软中华香烟中的2字头和3字头20

请问谁知道长春市二道区烟草客户经理的电话号或QQ号,着急...着急..

贵阳香烟批发市场在吗?

河南许昌烟草学校什么时候招收学生?有什么要求?

烟草公司招聘太黑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