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室女顾明妧全文免费 鬓华香满夜全文免费阅读

2020-11-19 09:20 · 新商盟在线

白得有些可怕的墙面挂着“妇科”的名称,四周来回走动的人表情都有些麻木。

有一扇门开了,年轻女孩惨白一张脸走出来,神情抑郁,嘴里喃喃,“没了,孩子没了。”陡然又浮现疯狂的笑意,“这都是你欠我的!”

面容俊朗的青年站在一边,死死抠着掌心,他看着那个女孩踉踉跄跄往外边走去,好一会才僵硬转过头盯着左边的那扇门。不知过了多久,那门裂开一道口子,紧接着,护士端盆走了出来。

他往里面一看,几近昏厥。

那浓郁的红水中沉着块块血团,显得那样残忍、可怕!

齐衍忍不住摊开掌心,只觉眼前晃动的是一片恐怖的红色。他亲手扼杀了他的孩子,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刽子手!他是恶魔!

“走吧,一切都到此为止了,送我回家。”

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知何时叶清知已经走到他的面前,她本就白皙的脸庞此时一点血色也没有,眼眶通红,看他的时候带着令人心惊的恨意。

齐衍心痛得难以自抑,伸手就将搂住她,“菲儿……”

“别碰我,你脏!”

她下意识就甩开他的手,不知是扯动了哪里的伤口,浑身僵住,紧紧咬住了下嘴唇。

“好,我不碰,我不碰!你当心身体!”青年慌乱的手足无措,眼珠子都红了又红,又生生将眼泪忍了回去。

他不敢离她太近,陪着她慢慢走出医院。

“跟我回家。”

没想到,方夜早就在医院外面等着了。

他竟然连送她最后一程的资格也被剥夺了吗?齐衍嘴唇发白,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被护着上车,一声“保重”都没来得及说出口。

车上的方夜看了眼后视镜,“你还好吗?看起来好像很糟糕的样子。”

叶清知点头,“只是化妆效果而已,不用担心。”她顿了顿,才道,“谢谢你。”

这间医院同方夜有关系,伪造流产的事要是没他的帮忙,叶清知花费一番功夫。那个未出世的孩子自然是子虚乌有的,从一开始她就策划了这场局,目前看来效果不错。

“你我什么关系,说什么谢谢,真是讨打。”

方夜一挑丹凤眼,水波流转。

叶清知低头一笑,“那倒是我生分了,望大少原谅。”眼底闪过一丝暗光,刚解决一桩麻烦,就又跳进了另一个龙潭虎穴,能挺到现在也真佩服自己那强悍的神经。

下车之后,方夜在下人与管家面前毫不避讳对二小姐的宠爱,伸手就揽着她的腰身进门,亲昵姿态自然大方。

方欣这次见到她竟是很乖顺,笑眯眯同她撒娇逗趣,好似两人之前从来没有过隔阂与冲突。

更令她惊骇的是方家男女主人的态度,仿佛全然看不到方夜对她日渐加深的占有欲。

叶清知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手笔,心更是沉落到了谷底。

方菲的亲生母亲有天晚上还单独找她,一边回忆起之前母女俩之前有过的温暖时光,末了,她紧握住她的手,似是不经意的嘱咐,“你哥哥很宠你,不要做一些令他不高兴的事。”

叶清知看了看女人保养得宜的双手,心底冷笑,表面却故作懵懂,“妈,什么事会令他不高兴?哥哥看起来挺好说话的。”

方母支支吾吾地说,“反正,你不要忤逆他便好。”

她微微皱眉。连“忤逆”一词都用上了,看来方夜的势力渗透进了方家,在这里待着也不安全了。

方夜百无□□,随时进入叶清知的房间,这会见她刚沐浴完,一头鸦发还湿淋淋披在毛巾上,他眼底含笑走过来,十分熟练替她擦起了头发。

“好香。”他低头嗅了嗅她的鬓发,又忍不住亲了一口,女孩儿粉嫩的脸庞犹如喝足了水分的荔枝儿,通透细腻,让他就像吸毒一样上瘾。

“哥哥,我明天想出去一趟。”

他手上动作一顿,修长的手指掠过一缕碎发,漫不经心地说,“你想去哪儿,哥哥陪你去。”

叶清知背对着他,神色晦涩不明。

这一个月来她几乎被变相囚禁在方家,连学校都是方夜去请的假,虽然跟外界的联系没有断,但每次她提出去外边的时候都会被男人不着痕迹给挡回来。

他在一步一步蚕食她的周围。

“哥哥,你是打算囚禁我?”女孩的声色清冷。

方夜也不恼,坐在床上,长腿一伸,就将她的人给拢在了怀里,“我还在想,我聪明的女孩儿要忍到多久呢?现在就着急了,嗯?”他低头含住了那圆润的耳垂,轻轻舔舐,勾起一丝银光。

“想出去也简单,不过哥哥是个生意人,你要拿什么同我来换呢?”方夜在她脖颈边吹着热气。

这个美丽狡狯的小家伙,每次想同她亲热都能被各种理由糊弄过去,偏偏他还心甘情愿的上当。

女孩儿似乎沉思一会,下一刻,那柔软带着馨香的身躯倒在他身上,她脑袋抵着他的胸膛,仰着一张莹白如玉的脸,眼底仿佛吹开了一树潋滟桃花,“你我什么关系,哥哥非要划清界限?”

俊美宛若天神的男人一愣,继而大笑起来。

她竟然用月前的那一句话来堵他!他承认了,她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许可,他要是不承认,却要打自己的脸。

方夜与她额头相抵,“你傻一点不好吗?”就像个不知世事的公主一样,被他精心捧在怀里,什么也不想,他将一切为她打点好。

“棋逢对手的游戏,更刺激,不是吗?”她冲他狡黠一笑,反着手勾住他的脖子,“那哥哥答应了吗?”

“嗯……真不凑巧,我居然被恶魔引诱了。”

他俯下身,与她在深渊里翩翩起舞。

第二天,方夜亲自送她出门,笑容满面替她整理了衣领的褶皱,周围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玩累了早点回来,我等你吃饭。”

“好。”叶清知握住男人宽大的手掌,他虎口与食指积了厚厚的茧,仿佛要刺破女孩儿娇嫩的肌肤。她浑不在意摩挲了几下,推着他进门,“不用送我了,外边风冷,你回去吧。”

“都听你的。”方夜笑着走进去。

叶清知坐了车离开。

男人安静站在透明的玻璃窗前,底下的金边瑞香摇曳着花枝,淡淡的粉衣含着四方白雪,更是衬得人美,精致如画。

客厅里的方欣几乎看得入迷,却见男人转过身来,眉眼砌满了一片冷意,吓得她赶紧把注意力放到电视上。

几个月来,那个吊儿郎当、生性风流的哥哥突然变得好陌生,连爸妈也不敢随便在他面前放肆。

至于二姐……方欣现在是真的忍不住要佩服她了,能在这个危险哥哥的身边还面不改色、令他心情愉悦的人,怕也是独一份吧。

叶清知赴的是一个意想不到的约。

咖啡厅内,一身白色衣裙的童悦正安静坐着,她看起来很憔悴,哪怕是画了一个十分精致的妆容。

“抱歉,来迟了。”

叶清知客套一声,童悦没有起身,一双眼睛落到她的身上。

容貌秀丽的女孩儿披散着一头墨发,浅咖色修身大衣里是件毛呢长裙,裹着白色围巾,浑身上下都透着复古精致的味道。

咖啡厅里不少的男士都投过来打量的视线。

“你现在很得意了,他的演艺事业都被你毁了,却对你还念念不忘。”童悦表情平静地说。

那天晚上发生在明月江海滩的事并不是秘密,有闻风而来的狗仔拍下了照片,虽然只是远远的模糊几张,但主角的指向很明确。尤其齐衍下跪抱着她双腿的那一幕,更是令无数的猜测漫天乱飞。

这件事很快就发酵了。

叶清知近期住在方家,记者根本不敢触方夜的霉头,只好把枪口转向齐衍。

在无孔不入的调查下,齐衍去童悦公寓的事情被暴露了。那群神通广大的记者还围堵了童家父母。这老实巴交的人被一套,真挖出了不少的料子。

原来小天王早就跟经纪人勾搭成奸,却还一脚踏两船,令另一个女孩为他黯然神伤!粉丝们简直不敢相信!

齐衍的声誉一落千丈。

齐衍也不出面解释,整日闷在公寓里喝酒,任凭莫家白等人怎样跳脚,都无法唤回他的理智,他就像一具行尸走肉,被掏空了所有的内脏。

也有人试着想给叶清知打电话,但那时齐衍就像一头暴怒的狮子一样,疯狂阻止了他们。

他说,他没脸再见她。

那样意气风发、年少轻狂的一个人,如今沦落成这样,童悦的心都疼得厉害。

而她自己也并不好过。

时隔一个月,她再度“出名”了,还以人人不齿的“小三”身份,别说童悦自己,连父母出门时都被街坊指指点点的,抬不起头来。

她后悔了。

不是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是后悔自己把方菲看得太轻,没把她放在心上,才会让齐衍被这样的女孩迷晕了脑袋!

她冷冷地看着叶清知,突然说,“其实你根本没怀孕,你为什么要说谎?”

叶清知低头啜饮了一口摩卡,任由舌尖化开淡淡的甜香。

她这样平静的态度令对方愈发不满。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给他带来多大的伤害?”

女人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你为什么一直不说话?是不是心虚了?我就知道,你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自以为能把男人玩弄在鼓掌……”

她不明白,才几个月的时间,那骄傲不可一世的齐衍居然会为一个女孩死心塌地!明明之前他还追求自己!难道就因为她更加年轻娇娆,还拥有一张漂亮的脸蛋?

童悦的指甲几乎嵌入了掌心。

她绝不承认自己输给这样满口谎言的家伙!

相关文章:

如何可以从烟草专卖局进得更多的烟草????

济宁烟草订购网址

徒弟堵住不许流下来小说 护士下面好湿好紧好大

烟草局规定一条烟最高不超过1000元亡,为什么有的烟几千元

急!急!急!登录上海烟草销售网之后没有用户登录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