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疼好涨别别进来 我想给网上开超市

2020-11-19 17:04 · 新商盟在线

“欢迎来到朝日奈家,亲爱的弟弟桑和妹妹酱。”

朝日奈家的十二个兄弟穿着修身的黑色西装,整齐的站在房前的花圃旁,阳光轻抚着他们含笑的眉眼,让他们看起来柔和又温暖。

——刚走下车的日向尘和绘麻都愣在了原地。

“欢迎来到朝日奈家,小尘和绘麻。”

停放好车子的朝日奈雅臣走到了两人的身后,语气温润得像是蒙蒙春雨过后清新又残带水珠的绿草地。

——不知不觉就触及了心扉。

在日向尘刚刚来到朝日奈家的时候,感受到他的抵触和抗拒的雅臣便联系上了所有的兄弟,将这场原本打算在美和婚礼上举办的欢迎会提前了。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枣向前走了一步,礼貌性的点了点头,神色严谨,“我是家里的七男。”

“枣和我,还有梓可是三胞胎兄弟噢。”椿将手搭在了枣的肩膀上,俊秀的面容上带着吊儿郎当的笑容,“不过我和梓是同卵,枣是异卵的。”

“怎么样,我们很像吧?”

他将另一只手搭在了梓的肩膀上,微弯着自己如同玛瑙般明亮透澈的眸子,向着呆愣愣的日向姐弟露出了十分温柔的笑容。

“椿,不要打断其他兄弟的介绍。”

作为长男的雅臣不满的皱起了眉,警告性的看了椿一眼。

“是是。”

被警告的椿撇了撇嘴,又像个树袋熊一样的趴在了梓的身上,那双漂亮的眸子却饶有兴趣的注视着已经将头低下的日向尘。

“我是四男,朝日奈光。”光望向绘麻的眼神带着隐晦又如蛇般阴冷的厌恶,他脸上的弧度却是无可挑剔的绅士,“终于见到了呢,我亲爱的妹妹酱。”

他将目光移到日向尘身上,低着头的少年也刚好把头抬了起来,回视着他——“弟弟桑也是出乎意料的可爱呢。”

洞察出少年干净纯澈的眸中隐藏住的警惕与防备,光脸上的笑意不由得真实了几分,本就俊美如画的面容顿时更加迷人了。

右京推了推眼睛,淡淡的瞥了光一眼,没有说什么。

“同级生成为了我的兄弟什么的......我才不会接受呢。”

侑介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他如烈火般灿烂的发编成了两个小辫子,那双血珀般红艳的眸子偷偷瞄了瞄愣在原地的绘麻,脸上的表情更不爽了。

“什么什么,侑介刚刚在说什么?!”椿又动作迅速的挂在了侑介身上,带着又痞又坏的笑容,手嘞着侑介的脖子。

“椿哥!”侑介怒吼着把椿的手掰开,“我没说什么啊......那个,我是朝日奈侑介,家里的十一男。”

他为了掩饰内心的羞涩,粗声粗气的对着日向尘做着自我介绍,说完话,又礼貌的鞠了个躬。

“以后请多指教。”

日向尘张了张嘴,将视线从光的身上转移到侑介身上,刚想做出回应时,就被一道声线清脆的动听声音打断了——“可爱的姐姐,我对你的到来可是期待了很久的哟。”

作为十二男的风斗有着柔软的亚麻色头发,褐眸微弯,精致的面容笑得如天使一般可爱,他踏步走到绘麻身前,温柔的执起了绘麻的手——日向尘猛地把他拽了过去。

“......请站好。”少年把即将说出口的刺人的话语憋了回去,停顿了一会儿后才再次开口,“......朝日奈......君。”

他轻轻上前半步,以一种守卫的姿态挡在了绘麻的身前。

“啧......这不是自杀未遂的新哥哥吗。”

风斗在站稳身子后,就扬起了一抹不屑又嘲讽的弧度,他透澈的褐眸直直的盯着日向尘,暗藏了怒火与厌恶。

听见这话的雅臣将他拉了回去:“风斗!”

“抱歉......风斗说话,太过任性了。”

雅臣温和的眉眼间染上了愧疚,他带着歉意的对日向尘点了点头。

“风斗,你没看我昨天晚上发给你的信息吗?”祈织皱着眉,带着警告与不满的望向了风斗,褐眸暗沉如夜,“向小尘道歉。”

“哈?”

风斗惊诧的睁大了眼睛,像是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他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点开了未读短信——

【To风斗:

小尘会割腕进医院都是为了让冬花见我一面......他救了我,并不是在自杀。

明天见面时请对他温柔一点,他是个对情绪很敏感,又不会和人相处的孩子。

拜托了。

From祈织哥】

看完信息的风斗眯了眯眼:“祈织哥,冬花姐不是已经......喂,是你特意搞了什么能迷惑人的东西吗?”

他的目光冷得像是深渊之下的寒冰。

——“请你道歉!”

一直按耐着没有出声的绘麻在听见这句话后终于忍无可忍的握紧了拳:“我不知道冬花是谁......也不知道朝日奈祈织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我的弟弟救了他,并且为此差点死掉。”

“朝日奈风斗,一开始我可以当你是任性不懂事......可现在,不觉得你已经太过分了吗?”

绘麻的声线是十分温柔的那一种,现在却一字一句的说得铿锵有力,她秀美的面容上是愤怒到极致的表情,带着山雨欲来的压迫感。

“确实有点过分了呢,风斗弟弟。”

——突然插/进来的女声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冬花姐?!”

“冬花......?”

......

湖绿色的眸子微弯,美丽的少女步伐优雅的走到了一直低着头的日向尘的身边:“为什么要低下头呢......?明明你没有错不是吗。”

她动作轻柔却不容拒绝的抬起了日向尘的下巴——“啪——”绘麻将她的手拍了下来。

冬花看着神色防备的绘麻愣了一下,便转过身与朝日奈家的兄弟们相对而立:“我不希望祈织一直生活在阴影之中......正巧尘君的血液能让我恢复实体,我便去请求他的帮助。”

“这件事听起来是很不可思议没错,可也是真的......证据就是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我,和已经摆脱阴影的祈织。”

“风斗,你不该在弄清事情真假之前就妄下决断,即使你很讨厌轻易放弃生命的人。”

......

冬花与绘麻坚定的站在日向尘的身边,而一众朝日奈家的兄弟们则站在了对面。

“......对不起。”

风斗抿了抿线条优美的唇,正正经经的弯下腰鞠了个躬。

“真的很抱歉。”

他自以为是的指责,自以为是的揣测。

“......没关系。”

日向尘没有抬起头,他默不作声的走到了绘麻身后,伸出纤细白皙的手指抓住了绘麻的衣角:“姐姐......我有点困。”

他梨黄色的头发本该是如暖阳一般漂亮的色泽,此刻却像是被乌云笼罩后的微光一样黯淡。

“我们......回家吧?”

不是朝日奈的家,而是之前的那个,门前挂着‘日向’两个字的房子。

“尘......”绘麻心疼的摸了摸自家弟弟的头发,“那在这里等姐姐一下好吗?我去把朱利带过来。”

她因为害怕活力过剩又粗心大意的朱利会不小心碰到尘的伤口,就把朱利放在房间了。

“......”

日向尘紧了紧抓住绘麻衣角的手,没有说话。

真的很奇怪啊......

明明之前他能冷淡的无视所有人的,可在下定决心要开始接受别人的好意之后,就变得很脆弱了。

别人的恶意开始会让他受伤。

他开始小心翼翼的揣测着自己的言行会不会引起别人的反感。

甚至......现在都开始恐惧自己一个人面对着朝日奈兄弟们的目光。

日向尘轻轻的松开了自己的手,注视着绘麻越过朝日奈家的人跑进房子里的背影,他面无表情的打量了一下在场的人的表情,唇角扬起的弧度冷淡又讽刺。

“尘君......?没事,我还在这里呢。”

旁边的冬花犹豫着牵住了他的手,漂亮的面容上布满了对他的担忧。

“嗯。”

日向尘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如果打开了蚌壳的后果就是被伤得体无完肤,那将蚌壳加固后再盖上,是不是就可以和以前一样坚强了呢......?

“日向尘的脑子有问题,大家不要接近他!会被他打伤的!”

“尘君......?这已经是你入学以后第五次因为打架被请到校长办公室了,你的家长为什么一直不来?叫哥哥或者姐姐来也可以。”

“尘......为什么,总是什么都不说呢......?”

......

大概......是因为。

我已经遗忘了表达的方法了吧。

——也失去了去表达的勇气。

相关文章:

520香烟都有什么味的?

做到花瓣红肿无法闭合 强壮糙汉攻h

蓝湖月崖小说集txt百度网盘 九皇叔凤倾城在温泉小说

爸爸爬妈妈身上干什么 婆媳同收都怀我种1

那种细长白色的七匹狼烟是毒品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