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与和尚纠缠夜晚 与小女生日批

2020-11-21 21:33 · 新商盟在线

“主语是代词的主谓倒装的疑问句中,倒装之后的主语人称代词和其后的成分不能联诵,如:etes-vous etudiant”

18日,下午没有课程,夏日阳光热烈,图书馆里林酉时奋笔疾书,两个人的座位上摆了词典,笔记等等…各种辅助学习的文本。

“啊…欧尼,我要疯了啦…”对面的金惠彬尝试背诵一段文字失败的时候,颓废的揉了揉脑袋,趴在桌子上。

林酉时抱歉的看了一眼金惠彬,微勾唇角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休息会儿吧。”

“欧尼,为什么一定也要我学习法语呢?”金惠彬拿过来旁边的冷饮喝了一口,有些不解的问着。

林酉时放下书本,抬头看着对面的金惠彬,直视着她的眼睛认真的问道:“你愿不愿意跟着我?”

学院里的图书馆人不多,而且也不是完全禁止交谈,只要不影响到其他人,低声交谈就好。

金惠彬听到林酉时的话,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莫?”

林酉时点点头,跟她详细的解释:“我以后肯定要成立工作室和个人品牌的,而且你也是学习设计的,所以我说你愿不愿意跟着我。”

对面的金惠彬眼睛越瞪越大,可爱的脸蛋竟然渐渐泛红,林酉时看在眼里,痒在手上,恨不得伸出手去捏捏她的脸颊。

林酉时在心里感叹,哎一古,为什么她身边都是萌妹子啊,很容易让人化身为狼的啊喂!

“欧尼你是说以后我可以进入你的工作室,跟着你一起工作吗?”金惠彬眨着一双杏眼,满脸激动的,还好她还记得这里是图书馆,差点大喊出来好在立刻反应过来。

“对呀,你愿意吗?”林酉时一脸宠溺的看着金惠彬,哎一古,蛋.蛋后的孩子真可爱。

金惠彬连连点头,完全不用考虑还考虑什么啊,这就是追星狗最向往的人生啊!

看到金惠彬点头,林酉时画风一转,一脸理所当然的给她洗.脑:“所以你得好好学习啊,以后我们肯定要去法国啊,会法语多帅啊,巴黎可是时尚之都啊。”

金惠彬很是乖巧的就被林酉时带跑偏了:“你说的对哦,听说法国人只说法语诶。”

林酉时一脸正经的点头下结论:“可能是他们英文太烂吧。”

听到林酉时的话,金惠彬就真的很惊讶:“啊?真的吗?”

“开玩笑的。”

“欧尼…”

这么冷的笑话也就金惠彬真的相信。

玩笑过后该说正事儿了,林酉时看着金惠彬对她说:“我过两天回首尔,你在学校好好学习,暑假回去的话我们再见面。”

学校差不多是七月初放假,还有小半个月的时间。

“欧尼要回去拍戏吗?”金惠彬很是期待。

林酉时点头,没有隐瞒她:“嗯,有一个电影我回去看看。”

这样的话,金惠彬又有些担忧了:“电影的话九月份还能回来吗?”

听到金惠彬的话,林酉时其实也不能确定,毕竟剧组是大家一起合作,不是她一个人能做主的:“如果回去立刻就开拍的话,我差不多能在10月之前回来,回不回得来,我都会跟你联系的,要是回不来的话,你就自己去看时装周,我把邀请函给你,要是回得来,我们就一起去。”

听着林酉时一字一句的安排着这些行程,真的是完全用心的把自己当成她的人,金惠彬感动的泪眼朦胧:“欧尼,我上辈子真实拯救了宇宙啊…”

不仅成为了同学和朋友,还被自己的偶像收入麾下,以后居然能一起工作,这是什么天大的好运气啊!

看着感动的不得了的金惠彬,林酉时眼里带着笑意,懂了她的意思,一脸正经的反驳:“阿尼,宇宙被我拯救了,因为我能泡到吴世勋,而你不能泡到我。”

多让人感动的气氛啊,被林酉时一句话就破功了。

“呀…欧尼…”

说到回首尔,林酉时想到了林孜,想给她打电话问问她愿不愿意一起和她回首尔去看一看。

林孜已经和家里断绝关系了,现在是孑然一身,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但是她一个女孩子,有时候心里肯定会有些难过的。

既然重新遇到了,林酉时就没有让她继续孤身一人的道理。

当年的事情早已经过去,林孜和她的家人这一生还有什么样的结果,她作为外人没有办法管太多,但是力所能及的希望能够给林孜一个让她开心不孤单的环境。

从学校回家后,林酉时就决定给林孜打电话,那边很快就被林孜接通了:“喂?干嘛啊?”

两个人早就不是那种需要寒暄的关系了,都是有话直说的类型。

“我要回首尔了,你跟不跟我回去玩一段时间?”

“你什么时候回去?”

林酉时想了想:“反正就这两天我还没订机票,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玩一段时间。”

那边的林孜听完林酉时的话,没有犹豫,直接答应了:“好啊,我飞伦敦,我们再一起回去吧?”

想到林孜的工作,林酉时有些担忧会不会勉强了她:“你工作那边没什么问题吧?”

“没问题,我的老师最近在创作新的剧本,所以我有很多的空闲时间。”

林酉时听她的话确实不像勉强,也就放心了:“嗯,那你方便的话就尽快来这边吧,刚好在我家住一下,认个门。”

“好啊,我要不今天晚上就买票去啊。”

听到林孜的话,林酉时连连拒绝:“不不不,晚上不安全,明天上午吧?”

那边的林孜倒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干嘛呀?你长得花容月貌都不敢出门了?”

林酉时超级厚脸皮一点也不觉得害臊的承认:“对啊,我就是不敢出门啊,谁让我倾城倾国啊。”

“脸呢,还要吗?”

“要脸干啥啊!”

“啧啧。”

“没事挂了吧,我去准备食材,明天给你做好吃的。”林酉时盘算着给林孜做一顿正宗的湘菜。

谁知道那边的林孜却提议道:“嗯嗯!我们吃火锅吧!在国外没吃过正宗的火锅,超辣的那种,别客气。”

林酉时煞有其事的叹了一声气:“真是愁人啊,我想想得挣多少钱才能养得起我们两个肉食动物。”

林孜揶揄的对林酉时调侃道:“怕什么?你不是有老公吗?”

林酉时呵呵一笑:“我要是说我老公还没我有钱呢,你信吗?”

那边的林孜却很是惊讶:“你不会还管人家的钱包吧?太无聊了吧?”

“哪有那么无聊…”林酉时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好了不跟你扯了,我收拾收拾东西要下班了,这次去首尔,我得看看这个让你痴迷的人长啥样。”

“先说好啊,不能看太久,我怕你迷上他。”

“滚。”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林孜从纽约到了伦敦,说是这次有近一个月的休息时间,打算跟着林酉时去好好的玩儿。

林酉时说是两个纯肉食动物,其实她自己没吃多少肉,前些日子忙比赛,又忙着出联名款各种事情,体重直线下降,瘦了好几斤,刚好准备拍电影了,她也没打算补回来,拍完电影再说吧。

和林孜两个人吃着聊着,林酉时送给她一份钥匙,并且告诉她随时随地可以来。

最后就是‘警告’了林孜一下,不要在她和吴世勋‘亲密’的时候乱闯,因为可能会被她打死┐(-`)┌

本来想把首尔的钥匙也给林孜的,但她不要,还说不懂韩语,她自己不会去的,如果去首尔了都是和林酉时一起了,就没必要要钥匙了。

林酉时懂,林孜是觉得首尔的房子肯定有吴世勋,和伦敦不一样,她不方便拿钥匙,林酉时也就没强迫她。

而林孜则是非常厚脸皮的用她自己的钥匙回敬了林酉时,还非常不要脸的给林酉时抛媚眼,希望林酉时最好趁着她洗澡的闯进去,然后………

给她搓背。

把林酉时差点恶心吐了,想要起来按着林孜打一顿,后来考虑到林孜这死丫头说她学了跆拳道,林酉时就大手一挥很大方的放她一马,不能承认是自己怂了。

19日下午三点林酉时和林孜两人坐上了飞回首尔的飞机,到达首尔的首尔的时候是韩国时间20号上午十一点。

“接我们的人到了吗?”林孜和林酉时两人在行李传送带那里等待着自己的行李。

“我打电话问问。”林酉时将手机开机,给助理姐姐打电话,这次不是她熟悉的仁川机场,林酉时第一次来金浦机场。

“欧尼…到了吗?哦…我们在拿箱子这里,嗯…好。”

挂断电话林酉时对林孜解释道:“已经到了,正在过来,诶,你的包。”刚好看到林孜的行李出来,林酉时帮她拎了下来。

林孜接过来行李,看着完全不熟的环境,靠近林酉时寻求安全感:“我们往哪儿走啊?”

“先出去吧。”林酉时对这里也不熟啊,不过没关系,等下助理姐姐就进来了。

快到七月了,天气已经开始热了,两人拎着东西准备向出口走去,刚走没两步,就有人认出了她,而在这时那边接机的李敏秀也刚好找到了她们。

“啊啊啊…是林酉时吧…”

“我的天哪,小师妹回来了?”

“啊…欧尼啊…”

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都举着手机对着她们拍照录视频,林酉时将自己脸上的墨镜和帽子取下来赶紧递给旁边的林孜:“戴上,低头。”

林孜也是第一次见这种阵仗,有些无措,只能乖巧的听林酉时的话去做。

林酉时大方的对着旁边的粉丝打招呼:“麻烦不要拍我的朋友哦,谢谢大家哦…”

“内…”周围的人也都很自觉,没有凑的太近,还是预留出了空间,一行人向外面走着。

“啊…”

“哦莫…”

“没事儿吧?”

突然右边的几个人,在里圈的一个女生被后面的男生不小心推了一下,又好巧不巧的扑到林酉时身旁,林酉时微微侧身搂住了她。

林酉时无语的叹了一口气,飞机简直有毒,下次坐轮船吧,每次被人围着,总有这样的事情发生(ー_ー)

林酉时无语凝噎了两秒,收回思绪看着怀里的小姑娘关心道:“你没事儿吧?”

“没…没事儿…”小姑娘满脸通红,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羞的,手忙脚乱的站稳。

林酉时面色不愉的抬头看着后面的那个男孩,男孩年纪不大,一脸惶恐又着急的看着林酉时摆手,嘴里慌乱无措的在解释:“怒那…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我就是不小心…”

看着着急的男生,林酉时看着他也不像说谎的样子,可能就是真的不小心吧,但是他这么焦急的解释,怎么搞得好像自己很可怕的样子。

林酉时对着男孩儿招了招手:“过来。”

周围的人都莫名的激动,好多女孩居然一脸羡慕的看着那个男生。

那男孩瞬间脸色爆红,扭扭捏捏的从后面走了出来,一脸愧疚的低着头站在林酉时面前,嚅嗫的低声开口:“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刚才好像要绊倒,然后下意识的就扶了一下,没想到用力过大……”

看着面前的这个男孩,林酉时感觉他应该是个未成年吧,看着不像说谎的样子,十分的可爱,语气里还带了几分委屈?

林酉时憋住笑看着他一脸正经的问道:“刚才哪个手推的她呀,把手伸出来。”

似乎隐隐猜到了要发生什么事情,周围的人越发的激动了些,男孩儿有些疑惑的看着林酉时,却乖乖的把左手伸了出来。

林酉时伸出手轻轻地拍打了男孩的左手一下,然后看着他认真的说道:“男生不可以推女生哦。”

男孩儿脸红的仿佛要滴血似的,低着头耳尖都红了:“内…怒那…我知道错了。”

林酉时点点头:“嗯,既然是不小心的道歉就可以了。”

接着俏皮的歪了歪头对周围的人继续说道:“对了,女生也不能欺负男生啊,男生也是需要保护的啊。”

听到林酉时的话,外围靠后的几个男生很是高兴的惊呼,似乎还听到胆子大的人说:“内…没错…怒那怀挺!”

林酉时噗嗤一笑,对周围的人摆摆手:“内!我走啦~”

五分钟之前林酉时绝对没想到她那么潇洒的和粉丝挥手告别以后,没想到上个洗手间出来,此时此刻会跟着助理姐姐一起迷路。

她有些哭笑不得:“到底哪个门啊?”

李敏秀也极其尴尬,三人停下来,四周张望了一下,李敏秀打包票称:“这个,我确定是这个!”

看着周围隐隐憋笑的粉丝,林酉时有些无语,再次确定,她和机场真是有孽缘啊!

在热心粉丝的帮助下,林酉时一行人终于成功离开了金浦机场,坐上了驶向公司的车子。

至于司机大叔问李敏秀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她嘴硬绝不承认是因为迷了路。

相关文章:

新商盟烟草网上订货下载

贵州香烟价格表

老板抽油烟机侧吸53o7的价格表

客厅沙发特价 手指27个的精细动作

烟草行业如何加强自身建设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