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朋友妈妈啪啪 师父,不要吃竹笋了

2020-11-20 17:52 · 新商盟在线

满满一瓶复方汤剂全部用完后,工藤新一才恋恋不舍地托辞离开女友,找地方变回了江户川柯南。

这段时间里,莫延只听说他又帮助警方破获了一起酒店杀人案件,至于和“久别重逢”的女友相处的情况,小侦探守口如瓶,死也不说(当然其实也没有人特别想知道)。而再见到毛利兰时,女孩脸上过去那隐隐的悲伤难过全都一扫而空,笑容中充满了甜蜜的幸福,她偷偷地朝莫延眨了眨眼睛,右手的中指上,戴着一枚银白色的十字形戒指,戒面镶嵌着粉红色的碎钻。

右手中指:心有所属,热恋中。

“那家伙,挺能干的嘛!”莫延喃喃道。

“哎?你说什么,拓也?”步美探头过来问,连前座的光彦和元太也看了过来。

“不,没什么。”莫延道。

上一次露营,莫延和微生茉因为微生茉“生病”而没有去,步美等人石洞探险结果遇到杀人藏尸事件,柯南还受伤住院半个多月,可以说倒霉到了极点。所以这一次,阿笠博士就说要带他们去滑雪作为补偿,但是他的甲壳虫又因为不知名原因被送到修车厂了,一行人只好去乘公交车。一上车,光彦和元太先按照惯例坐到一起,步美坐在身躯最为庞大的阿笠博士边,微生茉和莫延还是在一起,只剩下柯南一个人,他便坐到了走道另一侧,跟莫延两人同一排。

“阿——嚏!阿——嚏!”阿笠博士不停地打喷嚏,鼻头被擤得红红的。

“博士,你这个样子还能去滑雪吗?”柯南没好气地说,神情中透着几分关心。

元太撅着嘴,“真是的。说好了去滑雪,怎么还这么不小心地感冒了呢?”

“我也不想啊。”阿笠博士委屈地说:“昨天晚上拿着教学录像带练滑雪,本来以为没事的,但……”

“如果用成语来形容的话,这就叫自作自受了吧?”光彦说。

“这次是带你们这些孩子去滑雪,我这个大人自然得做个榜样……”阿笠博士将皱巴巴的纸巾塞到前座自带的垃圾袋里,辩解说。

“可是等你到了那里以后,可要好好地在屋里睡觉啊。”步美教训道。

光彦转过身来跪在座椅上,竖起食指说:“人家说,一开始感冒的时候最要小心。”

元太也趴在靠背上,说:“你可不能得意忘形地跑出去。”光彦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呃……嗯……”阿笠博士瞪着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

“到底谁才是小孩子啊。”微生茉小声叹气。

“下一站,米花公园站;下一站,米花公园站。”公交车上的广播响起,车身一震停了下来,在“哧——哧”的排气声中,自动门打开,一行人投币上车。

阿笠博士急忙说:“好了,有别的乘客上车了,快点转过去坐好。”

“嗨~”光彦和元太回头一看,答应一声都坐了下来。步美却按着光彦的椅背,努力拔高身体,挥着手臂高兴地喊道:“新出老师……”

刚上车的新出智明听到声音,走过来说:“哦?你们也在这辆车上啊?”

“啊。”光彦点点头,“前几天的内科检查真是辛苦了。”帝丹是一个涵盖了从小学到大学的学园,新出智明虽然是帝丹高中的校医,但体检的时候也会到帝丹小学来帮忙。

“哪里哪里。”新出智明应道。

莫延闭目靠在椅背上,他被车晃得昏昏欲睡,半梦半醒之间听着几人说话,胳膊突然被一把攥住。

“微生?”

莫延睁眼,诧异地看到微生茉靠在自己肩膀上,脸色很难看。攥着他胳膊的手十分用力,那一处手臂大概已经青了。

“微生。”

他又唤了一声,摸摸女孩的额头,冰冷而颤抖。莫延看了一眼正在和侦探团众人说话的新出智明,【难道她在得到灰原哀身体的同时,连同那女孩对黑衣组织的感应和恐惧也一并继承了?】

“莫延。”微生茉脸埋在他的肩上,轻声说:“我……我刚刚感到她……灰原哀……宫野志保的意识……她还活着!在这身体里,她还活着……”

识海中,一团淡蓝色的光晕是那么的显眼,几乎照亮了三分之一的识海,让她想忽视也做不到。靠近那光晕,能看到一个浑身赤-裸的短发少女抱膝蜷缩,头下脚上,姿态像是母亲腹中孕育的婴儿。少女的眼睛紧闭着,嘴唇微张,神态如婴儿般纯真自然。

微生茉意识到,当那蓝光照亮整个识海后,宫野志保就会醒过来,夺回身体!

梦中穿越了无数次,她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种情况。她现在的感觉就像她做了小偷到别人家里偷东西的时候,赃物还在手中,主人突然回来了……心虚、慌乱、愧疚……许多情绪充斥脑海,身体好像也有点不听指挥了,心里的情绪又将这种一样放大了千百倍……

“她的精神力,应该比你弱小很多吧?”莫延不解道——无论禁锢还是摧毁,微生茉都不难办到,用得着这么害怕吗?

“不……不行……”

“为什么?”他不觉得微生茉是那么善良的人。

“不能……欠她的……这种因果……不能欠下……”微生茉迷迷糊糊地道,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什么因果?”莫延追问。

“你说什么?”微生茉撑着额头,勉强坐起来,迷惑地问道。

“你刚刚自己说……”莫延顿住,转而问道:“你还记得自己刚说了什么吗?”

“我当然记得。”微生茉揉揉太阳穴,“我也没有想到,宫野志保的意识竟然还存在……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况……怎么办?”头痛欲裂中,她下意识地向身边这个人求助。

“……别担心。”莫延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根据我的计算,再有半个月,我们就能离开。半个月的时间,她能成长到足以威胁到你的程度吗?”

“我……不知道。”微生茉甚至不知道宫野志保的灵魂究竟什么时候重新出现、又是什么时候成长起来的。只是突然感觉到威胁,还没跟莫延说完情况,自己的意识就被拉近了识海,看到那女孩的正在逐渐强大的灵魂。

“说起来,我一直没有问过你当初是怎么被困住的。你……”莫延本想让微生茉跟他说说当时的情况,但看看车里的状况后,改口道:“等回去后,你原原本本跟我讲一遍吧。”

微生茉也没有其它办法,两个人想主意总比一个人苦思好,便点了点头。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公车竟被劫持了。

两个穿着滑雪服、戴着防风镜的人从黄色的滑雪袋中掏出□□,一个对着车里的乘客,一个指着司机。

“全部给我安静!”指着乘客、戴着粉红帽子的男人大喝道,“谁敢乱吵,别怪我无情!”

车里的乘客全都大吃一惊,一时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粉红帽子举起枪,朝着车顶“砰”地开了一枪。

“啊——”一个长发女子吓得尖叫起来。粉红帽子枪口指着她,怒道:“听不懂是不是?”

长发女子捂住嘴,再也不敢发声。

粉红帽子枪口对着众人移来移去,一边威胁道:“想活命就听话一点。”

另一个戴着水绿防风帽的劫匪枪口指着司机说:“你听着啊,给我乖乖把前门关上。”

“是!”司机连忙照做。

“现在,把车的标志转成‘回车’。”

“呃……是!”

“很好,现在给我慢慢地开车,不过只能在市区里绕。”

“啊,是!”司机略一犹豫,水绿帽子就大声呵斥道:“快啊!”

公交车缓缓发动,水绿帽子站在司机后面说:“听着,那个红绿灯只要变绿了,你就立刻跟客运站那里联络。”

“啊,是!”

粉红帽子对安静的车内乘客道:“很好,这就对了。现在呢,你们身上有手机的人,全部给我乖乖地交出来!最好不要耍诈,谁要是敢耍诈的话那一辈子都别想再打电话了。”

十字路口驶过,司机在水绿帽子的示意下联络了客运站,“我是W-707号车的小林,W-707号车的小林。其……其实我现在……”

水绿帽子一把抢过通讯器,说:“我们现在已经劫持了你们公司的公交车,要求只有一个:立刻释放目前在坐牢的矢岛邦男!你们要是不答应,我们就每隔一个小时射杀一名乘客!听懂了,就转告警方!20分钟以后我再跟你们联络,你们最好在那之前做好准备。”

“日本……真危险啊。”尽管头还在痛,微生茉还是感叹道。她在本体世界的中国生活了十几年,连偷窃都没有遇到过。但穿越到这里不过几个月,就遇上了十几起杀人事件,大型的爆炸事件也碰到过,防火、盗窃、抢劫等更是无法计数。

莫延苦笑:【不是每个世界的日本都是这样的啊,小姐。】

在□□的威胁下,乘客都沉默地将自己的手机迅速上交,粉红帽子很快就收到了最后一排座位,却突然开始发难:“喂,你这家伙搞什么啊?快点拿出来!”原来是一位乘客并没有拿出手机。

“对不起啊。”男人咳嗽两声:“我没带手机。”

听到他的声音,莫延心里一动,靠着扶手向后看。那是一个戴着黑色针织帽和口罩的男人,墨绿色的瞳孔透着野兽般危险的气息。一米九左右的个子,裹着厚厚的衣服看不出体型。最让莫延在意的是,他的眼神很冷静,声音平稳,一点儿也不像是面临着随时可能被人杀死的危险境地。

赤井秀一感觉到前方打量的目光,接着假装咳嗽的机会迅速一瞥,却见到一双毫不回避的黑色眼眸,微微一怔。

粉红帽子只听到那一句话,不屑的说:“切!原来是个穷鬼!”就又转向了旁边的那人说:“喂,那边的老头子,你耳朵上那是什么东西?”

长座椅中间的老人戴着鸭舌帽和黑色眼镜,左耳中戴着什么,长长的线连到衣服里。听到质问,老人急忙说:“这……这是助听器。我……我年轻的时候耳朵就不太好……所……所以才……”

“切!”

粉红帽子不耐烦听他絮絮叨叨的诉说,看向靠窗的女人:“喂,女人,啪嗒啪嗒地吵死人了!”

“那还用说吗?吃口香糖就是这样啊!”穿着毛皮大衣的女人嘴里还不停地嚼着口香糖,桀骜地说:“我劝你啊,还是快点住手——反正最后你们还是会被抓到的。还是早点作罢,找个地方躲起来的好……”

“砰!”

子弹在女人身边的靠背上留下一个还在冒烟的黑洞,女人战战兢兢地道:“我……我知道了。我听话就是了。”

“一开始听话不就没事了吗?呵!”粉红帽子冷笑一声,走回了前面。

“没收手机。”莫延轻声道。

“嗯?”微生茉不解。

“他没收最后那女人的手机。”莫延转回头道:“可是看她那打扮,肯定是带着的。”

微生茉眨眨眼睛,她坐在内侧,所以看不见后排那些人的打扮动作。不过反正只要使用精神力冲击,一瞬间就可以让一车人全部昏迷,所以她也不把那些人放在心上。倒是对莫延的行为有几分奇怪:他既不制伏劫匪,也非漠不关心,竟是兴致勃勃看戏的样子。

“啊啊啊啊!”

伴随着一声大叫,粉红帽子忽然噗通趴在地上,众人比公交车被劫持还要吃惊。

“好痛啊。”粉红帽子小声哼唧着爬起来,水绿帽子回头问道:“喂,怎么了?你还好吧?”

“呃……”粉红帽子扶着头转过来,怒气暴涨,“可……可恶!”

“茱……茱蒂。”新出智明小心翼翼地叫自己身边的金发女人——茱蒂•圣提米利翁,她是新出智明的同事、帝丹高中的英文教师,两人凑巧乘了同一辆车又坐在一起。刚才就是茱蒂翘起的腿把那劫匪摔了个大马趴。

“哦?”茱蒂好像被人从睡梦中惊醒一般,左右看看,有点迷惑的模样。然后忽然双手合十,起身抓住劫匪拿着枪的手,非常歉意地用奇怪地强调说:“Oh! Sorry! Oh! My god! What have I done Are you all right I didn’t mean that……I always make a round and it’s crura. Are you……(哦!对不起!哦,天啊!我做了什么?你还好吗?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习惯翘脚坐,你……)

“算了!”粉红帽子不耐烦地甩开她,见她是外国人又语言不通,也不想再计较,吼道:“给我回去坐好!”

趁着粉红帽子向车前走的时候,茱蒂侧身对着后面座位上的柯南小声说:“It’s very very exciting!(这实在太刺激了!)”

微生茉忽然扯了扯莫延的胳膊,附耳轻声道:“刚才那个女人和她旁边的男人给我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我用精神力扫描以后发现,他们两个,还有最后一排座位上的那个年轻男人,精神力都很强大。还有,新出智明的精神力和过去不一样了……怎么说呢?变得跟怪异,像是换了一个人……”

莫延不动声色的点点头。他当然知道怎么回事,新出智明现在其实是黑衣组织中的一员、外号“千面魔女”的贝尔摩德的变装,她现在应该是在追捕组织中叛逃的Sherry。不过莫延并不打算把这些告诉微生茉,反正他不会让这女人发现她的身份。

突然粉红帽子疾步走到他旁边,怒吼道:“你在干什么!”

相关文章:

请问在上海办个烟草经营许可证需要多少钱?怎样才能经营好烟酒店

泰山烟价格表和图片有哪些?

和公主厕所做 岳的又肥又大水多

姑息gl小说百度云资源 与傻小叔爱

从江苏省烟草公司座多少路公交车到太平南路389号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