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做作业一边含着 男生把手放你大腿内侧

2020-11-21 08:13 · 新商盟在线

作者有话要说:

个人恶趣味,想看看千古一帝被压是怎么样滴,所以,我不会改滴,哇咔咔~~~~~~~~仰天狂笑ing

最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若是给八八做了几十年贤妻(良母)的四四穿回了九龙夺嫡的时候会怎么样?嘿嘿,好奇中……  “面壁思过三个月……”胤禟脸色尚有一抹苍白,挑起唇角,冷冷一笑,“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儿!敢害的爷受了那么大的罪,这只野鸟死定了!还有弘历……八哥,四哥对弘历到底怎么想的,好歹给个准信儿,省得兄弟们束手束脚的,不敢下手!”

“呵呵,四哥这次发话了,只要没死没残,也不耽误处理国家政事就行,其他的随便你们折腾。”永瑢眯起眼睛,笑得畅快。难得四哥发话,哼,弘历,你给我等着……

胤禟福隆安永壁闻言微囧,不耽误处理国家政事……这时候还能想到这个……四哥真是强大……难怪皇阿玛当年选他继承皇位……

“那只野鸟兄弟们打算怎么办?”皓祥轻咳两声,压下满腔笑意,还真是四哥的作风呢……时时以正事为重……把人用到极致……这种情况也不忘了压榨剩余劳动力……

“怎么办?嘿嘿……”胤禟阴笑着吐出四个字,“先奸后杀!”

“噗……”被胤禟猛然爆出的话吓到,永瑢刚喝嘴里的一口茶全喷了出来。皓祥永壁嘴角抽了抽,九哥还真是彪悍,这种事儿也说得这么光明正大,只是他如今这副模样说出这句话,给人的感觉怎么这么的古怪别扭……

“对,对,先奸后杀!”福隆安居然还在张牙舞爪的连连附和,“敢让九哥遭那份儿罪,怎么能轻饶了她!”

“行了,别胡说八道了,说正经的。”永瑢放下茶杯,瞪了胤禟一眼,“她如今名义上还是我皇家的格格,要真出了这种事儿丢的可是我皇家的脸面!”

“知道了。”胤禟不满的撇了撇嘴,“该死的冒牌货!”

==========================================

乾隆觉得自己今儿个很倒霉,好好的在御花园赏花,却被蜜蜂追着蛰的满头包。更因此而味觉出现了问题,平时最爱的美食吃到嘴里却如黄连一般苦,连喝口白水都苦的要命。御医们对此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讨论来讨论去却拿不出一个治疗方案。他郁闷之下前往延禧宫去见自己的解语花令妃寻求安慰,二人正情浓蜜意,干柴烈火正要熊熊燃烧之际,令妃的脸上突然出现一块块狰狞恐怖的黑斑,让她一张清秀的小脸变得如厉鬼一般,把他吓得立即什么兴致都没了。赶紧找来太医一看,却依旧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治疗方案就更不用想了。无奈之下,乾隆只能下令让令妃闭门养病,无令不得外出,没办法,总不能让她出来吓人吧,是真的会吓死人的!之后,乾隆转身去了别的嫔妃之处,去安慰自己饱受惊吓的心灵。可是,他被令妃这么一吓,居然再无法勃/起了,囧……面对着一个个千娇百媚的后妃,他心中痒痒的,身体却无能为力!苍天呐!朕做错了什么!让你如此对我!乾隆仰天长叹,悲愤不已!

“哼,看在四哥的面子上,便宜你了!”胤禟犹自不满的哼了哼。

“胤禟,你用的什么药,可别真的让弘历就这么不举了!要不然四哥可饶不了你!”永瑢担忧的挑了挑眉,四哥如今还得静养,可千万不能再让他动气。

“八哥,我做事儿,你放心!弟弟我是那么不知轻重的人吗?”胤禟眯了眯眼,“其实这个药解起来很简单的,宫里的太医们也未必没有发现,只是没人敢说出来而已。”

“哦,是什么?”刚踏进厅里的皓祥,好奇的询问。

“嘿嘿……”胤禟不急着开口,只暧昧的上下打量着皓祥身后的永壁。

“九哥,你看什么呢!”永壁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忍不住开口。

“十四啊,你之前跟十三干什么去了,怎么来的这么晚?”胤禟不怀好意的笑着问。

“十三哥刚刚失去一个孩子,心情不好,身为兄弟,我安慰安慰他,怎么了?”永壁说得理直气壮,只是,耳尖有些发红。

“安慰安慰……”胤禟笑得古怪,只怕是拿自己安慰的吧,就他如今的那副模样,兄弟几个谁还看不出来,还想瞒谁啊!嗯,收回前言,胤禟很是郁闷的瞥了满脸写着“真不愧是好兄弟”模样的福隆安一眼,老十这个呆子!

“九哥,你刚才说得解药是什么?”皓祥打断了还想继续调侃十四的胤禟,微笑的看着他。

“嗯……”十三可不像表现出的那么正直,根本就是一只狐狸,虽然逗逗十四是很有意思,可要是被狐狸十三惦记上,那可就不好玩了。胤禟很识时务的咽回了已到嘴边的话,可还是有些不甘心,眼珠转了转,笑得很贼,“其实,只要弘历那小子把刚才十四安慰你时所做的事做一遍就成了!”

永瑢皓祥了然,永壁的脸霎时红到了耳根后,恨恨的叫了一声,“九哥!”却又不知能说什么,该说什么。

只剩还搞不清楚状况的福隆安不解的看着永壁追问,“十四,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九哥说的你刚才做得事是啥?怎么弘历那小子做了就能解了那个什么药?”

这下儿永壁的脸更红的简直能烧起来。

“行了,老十。想知道,回去我告诉你!”胤禟眼看着永壁要被惹毛了,赶紧的拦下了依旧不明所以的老十,可不能让十四真这么炸毛了,还是见好就收吧!

“老九,你可真是……”永瑢哭笑不得,“若是让四哥知道了……”

“那就先瞒着四哥得了呗!”胤禟用鼻子哼了哼,满不在乎的道。

“也只能先如此了。弘历还有那个令妃,先就这么着了吧!那只鸟那儿,九弟你都布置好了吧?”永瑢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那还用说!”想到那只野鸟,胤禟便不由恨得咬牙切齿,“爷会好好回报她的!”

相关文章:

请问在上海办个烟草经营许可证需要多少钱?怎样才能经营好烟酒店

泰山烟价格表和图片有哪些?

和公主厕所做 岳的又肥又大水多

姑息gl小说百度云资源 与傻小叔爱

从江苏省烟草公司座多少路公交车到太平南路389号

文章标签